凤凰彩票:浙江工业或已跨跃复苏早期阶段

浙江工业或已跨跃复苏早期阶段

 

    今年以来,随着中央保增长和省委、省政府保稳促调一系列政策措施的贯彻落实,浙江工业经济运行出现了积极变化,包括信贷、生产、价格、利润以及就业等在内的主要经济指标,已经依照逻辑链条的先后顺序逐渐好转。与此同时,在海外经济企稳回升的影响下,工业出口也逐步回暖。总的来看,工业经济良性循环的特征有所显现,今年后几个月工业生产将呈现积极向上态势。

    一、工业经济运行的主要特征

    (一)生产逐步复苏

    前三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5779.6亿元,同比增长3.0%。从运行状况看,月度工业增加值增速由1-2月的-8.2%、3月的-1.0%,到4月份实现正增长,并逐步加速上升到6月的7.1%和9月的10.1%;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由一季度的-5.6%上升到二季度的3.5%和三季度的7.7%,工业生产增速月度回升(高低差)达18.3个百分点,季度回升达13.3个百分点,回升速度之快超过预期。从2008年以来工业生产增速变动曲线看,9月份已接近去年6月份的水平,三季度已超过去年同期的水平,阶段性V型变动特征比较清晰。

    由于工业生产增速回升幅度总体高于全国,我省工业增加值增速与全国差距由年初(1-2月)的低12.0个百分点快速缩小到6月份的低3.6个百分点和8月份的低4.7个百分点。目前,浙江工业生产增速与全国的差距已逐步接近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前三季度,工业行业生产运行的主要有以下特征:

    1.消费品行业需求稳中有增。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日用消费品类行业,如农副食品(5.0%,同比增幅,下同)、食品(9.9%)、饮料(9.1%)、烟草(6.1%)、纺织(4.6%)、服装(3.3%)和木材(4.2%)以及燃气(16.9%)和水的生产和供应业(4.0%)需求稳中有增,生产规模逐步扩大。受国家消费刺激政策影响较大的汽车、家电等可选耐用消费品类行业生产逐步复苏。交通运输设备和电气机械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5.9%和4.6%。出口依存度较高,与提高生活质量相关程度较高的皮革(-4.9%)、家具(-4.3%)、文教用品(-3.7%)和工艺品(-2.4%)等行业生产规模虽有所扩大,但总体依然低迷。

    2.原材料行业生产逐步回暖。在下游需求回升和出口转暖的影响下,部分中间品行业生产增速较快上升。前三季度,化工、化纤、橡胶和塑料生产分别增长9.3%、18.1%、1.2%和10.3%,增幅比上半年分别提高4.8、3.3、6.5和3.1个百分点。受益于投资增加和房地产市场回暖,与基建相关的原材料行业景气状况继续上升。建材、冶金和有色行业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4.0%、7.0%和14.5%,增幅比上半年分别提高2.5、4.2和3.4个百分点。在工业生产回暖的牵引下,基础原材料工业生产规模逐渐扩大,石油和电力增加值分别增长-2.8%和2.5%,增幅比上半年分别提高5.5和1.7个百分点。

    3.投资品行业生产极度萎缩的状况得到改变。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投资品行业需求一度十分低迷。随着世界经济环境的改善、企业扩大生产意愿逐渐增强,投资品行业需求有所释放。前三季度,通用设备、专用设备、通信设备和仪器仪表的工业增加值虽仍分别下降11.3%、2.8%、17.3%和2.3%,但增幅比上半年分别提高4.5、4.6、8.6和5.7个百分点。9月份,上述行业生产分别增长1.1%、7.0%、-2.4%和7.7%。

    (二)出口企稳回暖

    前三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出口交货值6027.3亿元,同比下降16.1%。从变化状况看,工业出口增速从前5个月的-18.5%上升到6月的-16.0%、7月的-16.6%和8月的-12.3%、9月的-11.7%;从上半年的-18.0%上升到三季度的-12.9%。工业出口自6月份开始呈现逐步回暖态势。

    今年以来,工业出口增速变动主要有以下特征:

    1.劳动密集型的轻工行业出口总体平稳。劳动密集型产品是出口稳定的基础。前三季度,主要出口轻工行业中,纺织、服装、皮革、家具、文教用品和工艺品出口分别增长-9.8%、1.9%、-11.0%、-5.1%、-10.8%和-10.0%。上述行业月度出口增速虽有所波动,但总体平稳。在此影响下,前三季度,轻工业出口下降9.3%,降幅比上半年仅缩小1.1个百分点;而重工业出口下降24.3%,降幅比上半年缩小2.6个百分点。

    2.以机电产品为主的装备制造业和部分原材料行业出口增速回升。在前期,装备制造业一度是我省出口的重灾区。随着全球制造业企稳复苏,以及信贷系统的逐步恢复,机电产品需求有所释放。通信设备、交通运输设备、仪器仪表和专用设备三季度出口增速比上半年分别提高19.0、10.7、9.4和4.2个百分点。此外,部分原材料行业,如橡胶、非金属矿物(玻璃)、化纤、化学原料和塑料三季度出口增速比上半年分别提高9.8、9.7、9.3、8.7和3.7个百分点。对近一个时期工业出口而言,劳动密集型产品是存量,机电产品是增量,增量变动对出口增速回升具有重要的作用。

    3.大型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出口状况有所改善。随着国际经济环境的改善,大型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出口大幅下降的状况有所改变。前三季度,大、中、小三种类型企业出口分别减少21.4%、20.1%和9.3%,降幅比上半年分别缩小5.7、0.5和0.9个百分点。外商投资企凤凰彩票业出口下降22.2%,降幅比上半年缩小3.7个百分点。

    (三)效益大幅提高

    1-8月,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1111.9亿元,占全国总量的6.6%,所占比重比去年同期上升0.9个百分点;利润总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5%,增幅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5.1个百分点。

    今年1-2月、3月、6月和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当期利润分别为139.5亿元、121.0亿元、176.4亿元和180.4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27.2%、-9.8%、-1.7%和55.8%。利润变动呈现规模不断扩大,增速逐月提高的良好态势。

    1-8月,工业利润变动主要有以下特征:

    1.多数以出口为导向的轻工行业利润有一定幅度增长。主要出口轻工行业中,纺织(1.7%)、服装(30.8%)、家具(48.1%)和文教用品(30.2%)利润同比有不同程度增长,只有皮革(-8.0%)和工艺品(-3.1%)有所下降。在此影响下,尽管农副食品(-28.4%)、烟草(-16.0%)和造纸(-13.0%)等行业利润总额同比有一定程度缩小,但轻工业仍实现利润增长0.7%。

    2.原材料行业利润变动出现较大的分化。生产中间品行业中,橡胶(41.3%)和塑料(10.5%)利润有所增长,而化工(-10.0凤凰彩票代理%)和化纤(-13.7%)出现一定幅度下降。与基建相关的原材料行业中,非金属矿(-28.3%)、钢铁(-48.7%)和有色(-28.8%)等行业成本压力依然较大。而基础原材料行业中,石油行业由去年同期亏损58.6亿元转为实现利润53.1亿元,电力工业利润增长147.3%,这二个行业成为推动全省工业利润增长的重要动力。

    3.装备制造业利润仍有一定幅度减少。1-8月,装备制造业利润401.5亿元,同比减少14.7%。其中,交通运输设备(1.8%)利润实现正增长;电气机械(-0.5%)、仪器仪表(-3.2%)和金属设备(-6.4%)利润略有下降;通用设备(-18.1%)、专用设备(-17.9%)降幅接近20%;通信设备利润降幅高达59.3%。

    二、工业经济运行呈现的积极变化

    1.行业景气良性轮动的特征进一步显现。一般而言,下游产品的需求变化会超前于经济周期,而中上游产品需求的波动往往会滞后于经济周期的变化。这是因为,在经济波动期,下游行业会最先感受到最终需求变化,此后这种需求变化会沿着产业链逐步向上传导,而上游行业则会有一段时间的滞后。从行业景气轮动的视角看,浙江工业生产增速已经经历了以下游行业为主的轻工业率先回落(2008年4月-8月)以及牵引以中上游行业为主的重工业回落(2008年8月-2009年2月)二个阶段,目前正进入轻工业景气逐步回升,并推动重工业增长;以及重工业景气上升,又促使轻工业增长的良性互动阶段。近年来,我省重工业增速一直高于轻工业,这一状况在去年11月出现逆转,至今年1月二者增速之差见底,之后呈波动缩小的态势,到9月份,重工业生产增速比轻工业高2.9个百分点。这是工业经济复苏的重要信号之一。

    2.工业生产、效益组合或已表明浙江工业已跨跃复苏早期阶段。工业景气从低到高的循环过程中,生产和效益将依次出现无量(生产增速)无利(利润增速)、有量无利和有量有利三种组合。上述三种组合一般分别出现在经济衰退期、经济复苏早期和经济扩张期。从增长的变化态势看,浙江工业整体上目前已经跨越了无量无利阶段,正处于有量无利组合(利润增幅剔除石化、电力利润变动的影响)及局部向有量有利组合转变的过程中,生产规模和经营效益的组合逐步优化。和全国相比,浙江工业生产增速较低,但利润增幅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浙江工业内生性增长的动力更强。

    3.浙江工业选择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复苏路径。从全国来看,中国此轮经济复苏具有基建投资和政策刺激(汽车、家电)驱动的特点,工业复苏主要以基建投资和政策刺激型受益行业为主线。而浙江基础设施比较完善,投资力度相对较低。今年1-8月,浙江城镇投资增长13.8%,增幅比全国低19.2个百分点。同时,浙江农村家用电器拥有水平较高,家电下乡对相关行业刺激的力度也较弱。因些,基建投资和政策刺激(汽车、家电)对浙江工业的影响相对较小。在工业企稳初期的3月和4月,全国与投资及政策刺激相关的行业,如专用设备、电气机械、非金属矿、化学原料和交通运输设备生产分别增长14%、12%、11.5%、10%和7%左右,增幅远远高于浙江分别增长-7%、2%、-2%、5%和-2%左右的水平。与全国不同,从行业生产增速的变动特征看,浙江工业选择了消费品工业→原材料工业→投资品工业→能源工业的复苏路径。

    4.工业增长由外需驱动型向内需驱动型转变取得一定的成效。浙江工业出口中一般贸易所占比重较高,要全面定量分析出口对工业增长的影响难度较大。但从变动趋势看,浙江工业增长对出口的依赖程度似有所减弱。上半年,工业出口下降18.0%,扣除价格影响后,实物量下降约12.7%;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0.3%。三季度,工业出口下降12.9%,按可比价格计算实际下降约6.9%;而全部工业增加值增长7.7%。按相关部门测算,出口直接、间接影响约占全部工业的40%左右,据此推算,上半年纯内需增长约9%,三季度纯内需增长约17%。

    三、工业生产效益增速回升的主要原因分析

    1.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工业经济企稳复苏的核心要素。货币是经济活动中最活跃、最容易波动的经济变量。其收缩与扩张往往领先于投资、消费等需求因素,更领先于资源、劳动力、技术等供给因素,波动幅度也更剧烈。国际金融危机的实质是由于金融系统收缩、货币流动性骤然减少,导致资产价格暴跌,消费和实业投资迅速下降,全球贸易骤减。国家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加流动性,短期内货币数量突然增加,多余的货币就会流向实业投资、消费领域、房地产和股票市场,同时刺激消费和投资。其对工业增长的主要影响有:

    ——为工业运行提供了强有力的金融支撑。8月底,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银行贷款余额9576.3亿元,同比增长13.7%。考虑到原材料价格、工业品出厂价格和工业生产增速同比大幅度回落等因素,目前贷款规模总体上能支撑工业经济积极运行。

    ——稳定了产品价格,改变了生产经营预期。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虽仍有较大幅度下降,但已连续6个月环比回升,工业品价格出现止跌上升趋势,改变了生产经营预期,有利于促使企业回补或增加库存,推进工业内部循环。

    ——资本市场的活跃对工业生产经营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从相关指标分析,浙江实体经济介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的程度可能相对较深。在前期,房地产和金融市场相对低迷,对浙江实体经济有所拖累。今年以来,资本市场逐渐活跃,对浙江工业生产经营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2.库存回补和出口转暖的对接减少了生产增速回升过程中的波动。工业经济波动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库存调整的剧烈程度大大超过整体经济的波动幅度,库存调整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短期内的经济波动。从这一轮工业经济波动状况看,我省规模以上工业产成品库存从去年8月开始收缩,从去年11月开始净减少,去年11月、12月和今年1-2月分别减少4.6、111.9和187.4亿元。历史上看,库存销售比见顶的时点往往也是工业生产恢复的时点。3月份开始对库存超调行为进行纠偏,3月、4月和5月库存分别增加26.3、28.0和35.5亿元。产成品库存回补基本以每月回升1个百分点左右的幅度推动工业生产增长。如果再考虑原材料库存增加的状况,对工业生产增长的影响会更大。6月份开始,库存回补的动力减弱。意外的是,6月份开始,出口逐步转暖,接过库存回补的接力棒,成为推动工业生产增长新的重要因素。

    3.生产经营成本压力总体减轻。1-8月,原材料价格和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分别下降9.1%和6.3%,两者之差为2.8个百分点。原材料价格较大幅度下降减轻了企业生产经营成本压力。前八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成本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同比下降1.7个百分点,而主营业务税金、营业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同比分别增加0.5、0.3、0.5和0个百分点,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有所下降,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同比增加0.4个百分点。在此影响下,企业成本费用利润率达5.1%,比去年同期上升0.6个百分点。

    四、工业经济运行趋势分析

    1.工业经济回升的基础还不稳固。一是部分行业、企业经营压力依然较大。虽然工业利润有所增长,但主要集中在石油、电力等行业,多数行业,特别是部分原材料工业和装备制造行业,成本压力依然很大。1-8月,亏损企业接近1.2万家,亏损面仍超过20%。二是工业用工状况依然不容乐观。工业用工人数虽逐月增加,但同比仍有较大幅度减少。1-8月,规模以上工业从业人员同比减少4.1%。就业是最终需求得以稳定的基础。如果劳工市场不改善,扩大需求就缺乏物质保证,市场信心和企业效益也难以得到实质性的支持。三是工业经济体系内的新秩序尚未建立。当前工业复苏具有外力推动的特征,财政刺激政策和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会造成经济体系内新的失衡。这种失衡将可能影响工业健康运行。如:家具、文教用品、橡胶、石油、电力等行业出现了生产微增长甚至负增长,但利润大幅增长的反常现象。另一方面,政府大规模刺激计划,虽然短期内止住了经济继续下行的趋势,但也延长了产能调整的过程。

    2.扩张性政策退出预期将逐步增强。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在实体经济稳定复苏之后,必然会面对扩张性政策的退出问题。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各国央行在去年一年中累计向市场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当全球经济复苏来临时,伴随而至的极有可能是通货膨胀。虽然我国已明确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扩张性政策的退出问题作为20国集团会议的议题以及澳大利亚近期的加息,有专家表示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刺激政策退出机制已经成为现实。企业对我国经济刺激政策退出预期将逐步增强。这在相当程度上将成为影响工业运行状态的重要因素。

    3.在一定时期内,出口难以恢复高速增长。当前,出口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复苏态势基本确立,但环比回升力度较为有限。从三季度出口状况看,大型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出口状况有所改善,这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出口将继续回暖。目前,部分企业出口订单增加,一方面,下半年本身就是服装、家电、机械类等传统行业的销售旺季,另一方面,圣诞节等节日释放了一定的消费需求。从长期来看,出口复苏的根本动力来自发达国家经济走出低谷并逐步企稳。随着国外经济“去杠杆化”的推进,在一定时期内,出口难以恢复高速增长。

    目前,工业经济运行仍具有较强的延续性,出口、生产和效益等相关指标环比将继续扩大。由于去年四季度我省工业生产、效益增速急剧下滑,基数较低。据此预计,今年后几个月工业出口、生产和效益增速预计将在9月的基础上继续提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